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被秦长老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举动,气的不禁冷笑起来,随即伸手在她脸上狠狠的抽打一番,直打得她嘴角淌血我才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像你们这种专搞暗杀的人,骨头都硬的很,不过那也没关系,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!”

    果然我的话像是起了一丝作用,秦长老无力的睁开双眼,带有一股嘲讽的意味看着我,随即她的嘴角上翘,像是在嘲笑我自不量力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她的举动有些让我心惊,还好我反应及时,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,不然差点被它咬舍自尽。

    我手指用力,直接把秦长老的下颌骨摘了下来,让她自杀都办不到,接着从怀里掏出判天笔,嘴里快速念动咒语,手中掐起法诀,然后对着她那张焦黑的脸庞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我的点尸术已经到了控制的最大人数,内力有限不能再次施展,不过经过这次大战后,很多被我控制的兄弟已经死掉了,这次便宜了秦长老这个老家伙,好让她也尝尝点尸术的滋味。

    随着点尸术的不断施展,秦长老的眼皮开始抖动起来,虽然她的身体现在不能动弹,可是意识却是完全清醒的,猛的睁开双眼后,试图用内力与点尸术抗衡,可惜的是被封住穴道后根本提不起一丝真气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惊恐,终于体会到了点尸术的厉害之处,只不过为时已晚,想要配合也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秦长老的眼神开始迷茫起来,当我施完点尸术后她就那样傻愣愣的看着前方,随即便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秦长老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柔和,再也没有了先前那种愤恨嗜血的表情,我再次捏住她的下巴,稍微用力往外一拉往回一带,下颌骨已经接在了原来的位置,随后从一名死掉的诧女教弟子身上,找来了一件外套帮她披上。

    我盯住秦长老的双眼,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好了,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听后嘴角上翘,做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然后点点头,语气沙哑的说道:“有什么话主人尽管开口,我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我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不再废话直奔主题:“现在我也没时间问你教主和那两个护法的身份了,我只想知道山门里面有没有退路?耽误了这些时间教主会不会逃走?”

    接下来秦长老就把诧女教内部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幸好诧女教内部没有后门,教主和那两个护法被困在里面没办法逃脱,让我心里多少放松了一些,不过山门里面依然还残存着六七十号人,几乎快达到了我们人数的一倍。

    光是这些还不算什么,最主要的是诧女教内部环境复杂,可以说易守难攻,就凭我们这些人况且又对环境不熟悉,真的很难攻进去。

    听完秦长老的讲述,我心里竟然生出一股无力感,可以说我们这些人经历了多少苦难才杀到这里,如果说就这么轻易放弃,先不说没办法跟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交代,更对不起眼前这些惨死的兄弟。

    随后赶来的吴奇、张虎等人,将我和秦长老之间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,一时间大家全都沉默不语,想不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张虎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,于是愤恨的咒骂起来:“特奶奶的,那个狗屁教主和护法成了缩头乌龟不敢出来,我们光守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照我说直接给他放把大火,直接烧死他们那群混账王八羔子!”

    张虎的一番话说得虽然有些粗鲁,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,也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。

    于是我在张虎肩膀上猛地拍了一巴掌,面带笑容的夸赞说:“行啊小子,一句话还真提醒了我。”

    张虎被我拍的一个激灵,随即醒过味来,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门主,我只是随口一说,您还真打算把这方圆几十里的建筑全部烧掉不成了?”

    我把脸一摆,故意严肃地说:“烧,当然要烧,只要他们不想葬身火海,就必须要冲出来,而我们只需要慢慢推进,不一定没有一战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万万不可,只要大火一起,势必整个诧女教都会变成一片废墟,最主要的是大火还会顺着山涧往下蔓延,到时候方圆几百里的树木都会烧起来,到时候附近上千号无辜的山民,恐怕都会葬身火海,这……这,犯下的罪孽实在太大了!”秦长老再也不能淡定了,哆哆嗦嗦地对我劝解道。

    吴奇听后嗤鼻一笑,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